但具体调查中,诸多细节性的措施,并没有尽善尽美。交易的产权归属如何确定?进一步售卖的制度如何完善?这些都是涉及具体经济利益的现实问题。城乡经济现在在迅速融合发展,城乡之间流动的房屋财产,如何能更好地服务于乡村振兴,更好地保护交易双方的利益,更好地规范农村宅基地的管理,我们还有很多改革的工作需要摸索和完善。霍琦

2018年地方一般公共预算收入前22名(单位:亿元)数据来源:第一财经记者据各地统计局、财政局、公开报道等整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