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京报:这五年,北京向雾霾宣战,最困难的是什么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