唐霁松表示,为了应对基金投资运营风险,应当推动养老基金投资运营规模不断扩大,引导地方树立长期投资的理念,鼓励地方继续并扩大基本养老金的委托投资规模。